法制網首頁>>
要聞>>
個人信息保護問題日益凸顯 向濫用人臉識別技術亮劍
發布時間:2021-07-31 08:16 星期六
來源:光明日報

大到智慧城市建設,小到手機客戶端的登錄解鎖,近年來,人臉識別逐步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為社會生活帶來便利的同時,個人信息保護問題日益凸顯。

7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個人信息相關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發布,向濫用人臉識別技術處理人臉信息行為問題亮劍。

對經營場所濫用人臉識別技術說不

據App專項治理工作組2020年發布的《人臉識別應用公眾調研報告》顯示,在2萬多名受訪者中,94.07%的受訪者用過人臉識別技術,64.39%的受訪者認為人臉識別技術有被濫用的趨勢,30.86%的受訪者已經因為人臉信息泄露、濫用等遭受損失或者隱私被侵犯。

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楊萬明指出,現實中,一些經營者濫用人臉識別技術侵害自然人合法權益的事件多發。比如,有些知名門店使用“無感式”人臉識別技術,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擅自采集消費者人臉信息。有的賣家在社交平臺和網站公開售賣人臉識別視頻、買賣人臉信息等。因人臉信息等身份信息泄露導致“被貸款”和隱私權、名譽權被侵害等問題也多有發生。

針對經營場所濫用人臉識別技術進行人臉辨識、人臉分析等行為,《規定》第2條明確,在賓館、商場、銀行、車站、機場、體育場館、娛樂場所等經營場所、公共場所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使用人臉識別技術進行人臉驗證、辨識或者分析,屬于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

針對部分商家采用一次概括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不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不合理手段處理自然人人臉信息的,《規定》第2條和第4條明確,處理自然人的人臉信息,必須征得自然人或者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對于違反單獨同意,或者強迫、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構成侵害自然人人格權益的行為。

為平衡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規定》第5條明確了使用人臉識別的免責情形,包括為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或者緊急情況下為保護自然人的生命健康和財產安全所必需而處理人臉信息的;為維護公共安全,依據國家有關規定在公共場所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為公共利益實施新聞報道等行為在合理的范圍內處理人臉信息的等。

未成年人人臉信息將得到特別保護

伴隨著人臉識別應用場景越來越廣泛,未成年人的人臉信息被采集的場景也越來越多。“由于未成年人個人信息保護意識相對淡薄,加之對新生事物較為好奇,其人臉信息被采集的概率相對較大。”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鋒說。

郭鋒介紹,《規定》從司法審判層面加強對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保護。按照告知同意原則,第2條第3項規定,信息處理者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必須征得其監護人的單獨同意。

責任認定角度方面,《規定》明確將“受害人是否未成年人”作為責任認定特殊考量因素,對于違法處理未成年人人臉信息的,在責任承擔時依法予以從重從嚴,確保未成年人人臉信息依法得到特別保護。

小區用“刷臉”代替“刷卡”應征得使用人同意

伴隨著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場景的不斷豐富,一些小區引入人臉識別系統,用“刷臉”代替“刷卡”。

有人認為,將人臉識別作為住戶身份驗證方式,可以更精準識別出入小區人員,讓小區管理更安全、更高效。也有人擔憂,人臉信息一旦泄露,可能給個人隱私造成損害。

“人臉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小區物業對人臉信息的采集、使用必須依法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郭鋒指出,實踐中,部分小區物業強制要求居民錄入人臉信息,并將人臉識別作為出入小區的唯一驗證方式,這種行為違反“告知同意”原則。根據《規定》第10條第1款,小區物業在使用人臉識別門禁系統錄入人臉信息時,應當征得業主或者物業使用人的同意,對于不同意的,小區物業應當提供替代性驗證方式,不得侵害業主或物業使用人的人格權益和其他合法權益。

App強迫索權人臉信息無效

一段時間以來,部分App通過一攬子授權、與其他授權捆綁等方式,強制索取非必要個人信息,成為許多消費者維權的難點。

為從司法角度規范此類行為,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事處處長陳龍業介紹,《規定》根據民法典第1035條,在吸收個人信息保護立法精神、借鑒域外做法的基礎上,明確了以下處理人臉信息的規則:一是單獨同意規則。信息處理者在征得個人同意時,必須就人臉信息處理活動單獨取得個人的同意,不能通過一攬子告知同意等方式征得個人同意。二是強迫同意無效規則。對于信息處理者采取“與其他授權捆綁”“不點擊同意就不提供服務”等方式強迫或者變相強迫自然人同意處理其人臉信息的,信息處理者據此認為其已征得相應同意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本報記者 靳昊)

責任編輯:冀春雨
中国熟妇hd性free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