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中華環保世紀行2021年宣傳活動聚焦黃河保護立法
推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21-07-27 15:08 星期二
來源:法治日報——法制網

□ 法治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晨熙 文/圖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作為華夏兒女的母親河,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是事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永續發展的千秋大計。

7月20日,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牽頭舉辦的中華環保世紀行2021年宣傳活動在陜西西安啟動,此次活動以“貫徹習近平法治思想 加強黃河保護立法”為主題。黃河在陜西省境內全長719公里,流域國土面積、人口、經濟總量分別占陜西的65%、76%、87%,陜西省在黃河生態環境保護和流域治理方面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黃河流域最緊要的問題之一就是缺水,水資源在陜西省內供求矛盾同樣突出。黃河流域水資源總量占陜西省三分之一,陜西段人均水資源量447立方米,人均水資源量不足全國五分之一,卻承擔著陜西省83%以上的工業用水和78%以上的生活用水。水資源保護成為陜西省推動黃河生態保護的一條主線。

從“排污溝”到碧波蕩漾

“蕩蕩乎八川分流,相背而異態。”自西漢文學家司馬相如在《上林賦》中如此描述后,古都西安就有了“八水繞長安”的美譽。

源自秦嶺北麓的灃河就是“八水”之一。作為黃河最大支流渭河的一級支流,灃河的水質也影響著黃河流域的水質情況。

7月20日下午,《法治日報》記者隨中華環保世紀行宣傳活動采訪團一行來到陜西省西咸新區灃河入渭口,站在岸邊,碧波蕩漾,垂柳依依,盡管不是周末,但灃河岸邊修建的塑膠跑道上,依然有不少來此散步的民眾,他們告訴記者,現在這里已成為當地居民休閑健身的最佳場所。

很難想象,以前這里是另一番光景。

“我是陜西人,在灃河邊上長大,記得在20世紀80年代、90年代,灃河水質特別差,甚至不能稱之為河,就是一個排污溝。”陜西省環境保護公司總經理王團安回憶,以前灃河兩岸雜草叢生、垃圾遍地,簡直難以下腳。

黨的十八大之后,灃河生態治理工程啟動,灃河的生態環境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西咸新區管委會副主任徐軍前回憶,2014年,經國務院正式批復,西咸新區成為我國首個以創新城市發展方式為主題的國家級新區。西咸新區建設全面啟動后,灃河綜合治理項目也提上日程,以“柔性治水、生態治河”為理念,灃河綜合治理保留河道內的自然形態和原有生態濕地景觀地貌,依據原有河道“隨彎就彎”,保留河道自然形成的水面、島嶼,增加灘面面積,減少人為干預,“柔性治水就是生態治水,保持了河道原有的形態”。

建在灃河邊的水質自動監測裝置。

2020年,灃河南岸還建成了灃河全指標水質自動監測站,監測灃河入渭斷面水質情況。王團安邊打開站內儀器邊介紹,監測站每4小時自動監測一次水質情況,監測內容涵蓋PH值、溶解氧、水溫、電導率和濁度這5種參數,還包括高錳酸鹽指數、重金屬、流量、水位等11項內容,監測數據會實時上傳到國家相關平臺。自動監測站自2020年10月建成投入使用以后,灃河水質長期穩定達標,各項指標都滿足地表水二類要求,較2016年提高了兩個水質類別。

如今的灃河不時有白鷺從河面掠過,“一個地方生態好不好,不是靠嘴說,生物多樣性最有說服力。”徐軍前指著飛來的鳥類介紹道,2018年以來,灃河內鯉魚、鯽魚等魚類越來越多,日常可觀測到的鳥類也不下20余種,足以說明灃河水質的治理成效。

立法強化“地球之腎”保護

被譽為“地球之腎”的濕地資源是地球上具有多種獨特功能的生態系統,在維持生態平衡、保持生物多樣性等方面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黃河濕地同樣是守護這條母親河的“忠誠衛士”。

走進陜西黃河濕地合陽段夏陽瀵濕地生態修復實驗區內,不論是郁郁蔥蔥的樹木,還是隨風搖曳的蘆葦,無不在向人們展示著這里別樣的生態環境。

看著眼前的景象,合陽縣自然資源局黨委書記姚旺輝深有感觸,他親眼見證了這片區域從曾經的群眾亂占亂建、村莊垃圾隨意傾倒的“臟亂差”變成如今這塊鳥類棲息的“寶地”。

姚旺輝介紹說,2015年,合陽縣政府開始整治該片區域,投入590余萬元,實施了退耕,限種蓮菜、限養魚,還濕地、還蘆葦、還水面的“一退二限三還”資源清理活動,共清理收回5137畝,之后將魚池和蓮池之間的田埂進行清理,形成了2400畝濕地水面。此后,通過種植蘆葦、香蒲等濕地植物進行濕地植被恢復;通過栽植國槐、柳樹等實現鳥類棲息環境修復;通過引水回灌濕地和水岸修復對濕地環境進行治理,逐漸恢復了濕地生物的多樣性。

夏陽瀵濕地生態修復實驗區只是黃河濕地生態修復的一個縮影。據統計,陜西省8公頃以上的濕地總面積為30.85萬公頃,其中黃河流域濕地面積21.36萬公頃,占全省濕地面積的69.25%。

“這些濕地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分保護和利用了黃河流域珍貴的水資源。”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西北調查規劃設計院教授王逸群在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濕地是大自然中最大的濾水池,可以有效地蓄水、凈化水質并可作為直接利用的水源或補充水源,陜西省水資源匱乏,黃河也屬于資源型缺水河流,因此發展濕地來積蓄水資源意義重大。

保護濕地意義重大,難度同樣巨大。韓城市林業局局長文繼維以韓城為例說,黃河流經韓城65.5公里,河床寬淺、水流散亂、沖淤變化劇烈、主槽擺動頻繁,屬于典型的堆積游蕩型河道,這種地理環境給相關工作帶來了挑戰。

從事濕地研究工作20多年,王逸群一個切身體會就是濕地保護工作開展有難度,不僅是因為保護工作紛繁復雜,更是因為缺乏保護意識,這與相關立法缺失不無關系。

“濕地與森林、水資源等均有銜接,我國有森林法、水法等,卻一直沒有專門的濕地保護法。”多年來,王逸群一直呼吁盡快出臺濕地保護法,今年1月20日,濕地保護法草案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五次會議審議,令他倍感欣喜。

王逸群也參與了草案的制定,他認為草案最大的亮點是確立了我國濕地的分級分類管理制度,明確了各部門的具體職責,為日后濕地保護工作的開展提供了法律保障。此外,草案還注重與森林法、水法等相關法律的銜接。

濕地給周邊的生態環境帶來了改變,讓民眾得到了實惠,但在實際工作中,文繼維發現,在濕地保護區內還是有一些違規私挖亂建等情況出現,他建議進一步加大對破壞濕地環境行為的懲處力度。

王逸群對此表示認同,他希望在立法中進一步提高違法成本,提高人們對濕地保護的重視程度。

企業節水治污責無旁貸

保護水資源絕不是政府一家之事,企業同樣責無旁貸。

今年4月底,水利部發布的《黃河保護立法草案(征求意見稿)》中就提出,黃河流域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組織推廣應用節水技術裝備,推進能源、化工、建材等高耗水產業節水減排,限制高耗水產業發展。有關工業企業應當實施用水計量和節水技術改造,在工業園區開展企業間串聯、分質、循環用水設施建設。

7月21日,當記者隨采訪團走進位于韓城市的龍門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龍鋼集團)的大門后,便被眼前的一個長方形蓄水池吸引,清澈的水面下,顏色各異的金魚在成群游動。經介紹才得知,這池清水是龍鋼集團從企業污水凈化而來的。

地處黃河流域的龍鋼集團一直下大力氣建設水處理系統,做到節水護水。據龍鋼集團總經理劉安民介紹,龍鋼集團建設了處理能力為每小時3000立方米的綜合水處理系統,采用混凝、沉淀、過濾、軟化等物理化學方法處理廢水,實現了水資源的循環利用。

這也讓這家年產715萬噸生鐵、710萬噸連鑄鋼坯、740萬噸優質鋼材的大型鋼鐵企業實現了“廢水零排放”的生產目標。

為了進一步實現水資源的高度循環利用,龍鋼集團還實施回用市政污水實現產城融合的措施,將處理后的城鎮生活污水供至燒結、煉鐵、煉鋼、軋鋼等工序設備冷卻及霧炮機灑水抑塵。今年上半年,龍鋼集團共回收利用韓城市龍門鎮的市政污水74.28萬立方米。劉安民透露,下一步污水回收范圍將擴大至整個韓城市,屆時,企業生產將徹底停用地下水,進一步節約水資源,為黃河生態減負。

“加大環保投入是否為企業帶來了實際經濟效益?”面對這一問題,劉安民肯定地回答,“從2016年開始,集團累計投入37.5億元用于生態環境保護,雖然加大了生產成本,但成為環保企業,提高了企業形象,產品市場認可度更高,品牌價值自然也會提升”。

不論是環境保護法還是水污染防治法,抑或是正在制定的黃河保護立法,一系列法律法規都對企業排污治污提出了嚴格要求,企業不顧環境保護的粗放式發展最終必然會自食惡果。劉安民希望所有企業都能增強環保意識,遵守法律,嚴把環境關,大力推進綠色發展。

責任編輯:李曉慧
中国熟妇hd性free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