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痕檢“神探”崔道植:他用“火眼金睛”書寫矢志報國的傳奇
發布時間:2021-07-27 10:13 星期二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記者 梁書斌

  他是一個傳奇,屢破驚天大案,檢驗痕跡物證7000余件,無一差錯;他是一個標桿,把對黨的忠誠,浸潤到每一起案件的偵破,從不計名利得失。

  他是“七一勛章”獲得者崔道植。從舊中國衣食無著的農家子弟成長為新中國首席痕跡檢驗專家,87歲高齡的崔道植對黨和人民深懷感恩之心:“只要我的眼能看、腿能動,我就要為黨的刑偵事業工作到最后一刻!”

重大案件的“定海神針”

  【一枚彈殼,偵破震驚全國“白寶山案”】

  “我這60多年辦理槍彈案子,在辦案中,隨時收集各種槍彈痕跡特征。這些經驗會派上大用場。”崔道植說。

  憑借超群的技術、多年的實戰經驗和嚴謹的作風,崔道植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被公認為中國警界重大疑難刑事案件痕跡鑒定的“定海神針”。

  襲擊軍警、持槍搶劫殺人……“白寶山案”曾經震驚全國。1996年和1997年,北京、新疆兩地相繼發生槍案,除了現場殘留的幾枚彈頭和彈殼,別無線索。案件迷霧重重,社會上惶恐不安。

  公安部急調崔道植趕赴烏魯木齊。

  作為中國最早研究槍彈痕跡的專家之一,崔道植在彈殼與彈頭中辨別纖如發絲的彈道痕跡,練就了獨門“絕招”。

  對著案發現場遺留的彈殼和彈頭,崔道植反復調試燈光角度,研究了一天一夜,終于,他在彈殼拋殼挺右下角發現了細小的橫線。這是“八一式”步槍發射子彈留下的痕跡。

  這個發現讓案件的偵破峰回路轉。

  崔道植和同事最終得出結論:北京、新疆的彈殼為同一支步槍發射,可將兩地案件并案偵查。疑犯很可能是曾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員。

  犯罪嫌疑人白寶山的情況與刑偵專家的判斷完全相符,案件最終告破。

  【“崔道植”三個字,成為一線刑警“定心丸”】

  “他能讓疑難物證撥云見日,讓懸案、積案起死回生!”崔道植的同事們這樣評價他。

  有大案或棘手問題難突破時,一句“請崔道植來”,成為一線刑警的“定心丸”。

  2002年,黑龍江省一縣城母子兩人在家中遇害,現場只遺留下半枚帶血的指紋,多家權威鑒定機關均得出“指印特征少,不具備認定條件”的結論,當地警方無奈向崔道植求助。

  對這半枚血指紋,崔道植用自己研究的痕跡圖像處理系統進行了修復處理。經反復觀察檢驗,認定當時的嫌疑對象作案證據不足。

  經排查,當地警方又向他提供了幾十名嫌疑人的指紋。崔道植最終在一個嫌疑人的左拇指印中,發現數處特征點與現場物證符合。在證據面前,犯罪嫌疑人只能招供。

  張君特大系列搶劫殺人案、甘肅白銀連環殺人案、沈陽運鈔車搶劫案……在崔道植的參與下,一個個驚天大案的謎團被解開,一張張罪惡的“畫皮”被撕下。

忘我工作的“神探”

  【將“精致”做到“極致”】

  1951年,崔道植參加中國人民志愿軍,指導員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推薦給他。書中以保爾·柯察金為代表的英雄人物的光輝形象,影響了他的一生。

  1955年,崔道植被從部隊選調到黑龍江省公安廳。憑借忘我的工作精神,他從普通的刑事技術人員,逐步成長為刑事技術處處長,公安部首批特邀刑偵專家。

  1991年發生的“賈文革特大殺人案”是黑龍江迄今最大的殺人案,41人遇害。

  崔道植帶領同事,在艱苦惡劣的環境下連續工作20多天。他們將犯罪現場屋里的炕灰、院內的垃圾堆都仔細篩了個遍,不漏掉任何一個罪證,為搞清楚案發經過、查明受害者的數量和身份提供了重要依據。

  【退而不休,老刑警身上的忘我奉獻精神】

  退休后,崔道植被返聘到省公安廳刑偵總隊。

  2017年初,哈爾濱市公安局刑事技術支隊副支隊長李新明帶著一份刑事案件的指紋樣本登門求助。

  崔道植那時剛剛做過白內障手術,他沒有任何遲疑便接過任務。由于術后眼睛還沒恢復,他一手拿著紙巾擦眼淚,一手扶著顯微鏡,花費大半天時間才看完所有指紋。

  事后得知實情,李新明非常過意不去。崔道植安慰他:“沒關系,不要多想……”

  有一年,崔道植接到公安部任務,去鑒定深圳發生的一起疑難案件。接受任務當天,崔道植筆記本電腦背包帶子斷裂,金屬配件彈射到左眼,將白眼球打出一道傷口。

  但時間緊迫,崔道植沒有停止工作。兒子崔英濱來看望父親時,崔道植已工作了三天,左眼嚴重充血。崔英濱強行帶他去醫院縫了四針。

  “他是中國的刑警之魂”,多位公安人員在談到崔道植時這樣說,他們從這位老刑警身上看到了忘我奉獻的精神。

  憑著這種精神,在五大連池銀行搶劫案中,他拿著放大鏡貼著墻面一寸一寸地尋找蛛絲馬跡,幾個鐘頭后,從三根麻纖維中尋到線索,為案件成功偵破提供了重要證據。

淡泊名利的老黨員

  【對黨一輩子的告白】

  “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今天。我始終心懷感恩、不忘初心,對黨只有無盡的忠誠。”這是崔道植一輩子的告白。

  1934年,崔道植出生在吉林省海龍縣一個貧苦的朝鮮族人家。

  他4歲沒了爸爸,6歲沒了媽媽,爺爺辛苦把他拉扯大。祖孫倆經常食不果腹。提起相依為命的爺爺,眼淚在崔道植眼圈里打轉。

  東北解放后,這個苦孩子的命運發生了改變。1951年,17歲的崔道植加入了中國人民志愿軍,兩年后加入中國共產黨。

  “我是有著近70年黨齡的老黨員了。我加入黨組織,就是要為黨和人民奉獻一切,這么多年從來沒有改變。”

  崔道植曾榮獲全國公安科技突出貢獻獎,得到40萬元獎金。這筆錢他自己沒留一分錢,給黑龍江省公安廳、哈爾濱市公安局添置了設備,還購買鑒定器材捐助兄弟省市公安機關。

  然而,他對自己的生活要求卻極低。一瓶礦泉水加上幾塊面包,就可以在實驗室里工作一天。除了一身褪色的作訓服,便裝永遠就是那么幾件。

  “在他看來,能吃飽穿暖就夠了,剩下的就是回報國家。”兒子崔英濱說。

  【英雄暮年,壯心不已】

  退休以來,崔道植始終工作在刑偵一線。每年公安部、黑龍江省公安廳都多次抽調他參與疑難案件偵破工作。

  退休后,崔道植和同事研究出的“彈頭膛線痕跡自動識別系統”通過了部級專家鑒定。該系統中的“制模片”和“彈痕展平裝置”已被全國近40家單位采用,破獲了一批涉槍案件。

  他對刑事技術領域的新進展充滿好奇,總是第一時間學習了解;現在,他的電腦操作水平不輸年輕人,甚至能制作簡單的動畫。今天的他每天都在整理資料,將多年案例做成PPT,留給年輕一代參考;還全力以赴推進非制式槍支建檔課題攻關。

  “我從來沒有退休的概念,工作是我的樂趣,我覺得每破一個案子,就年輕了一次,每攻下一個難題就年輕了一回。”崔道植說。

據新華社哈爾濱7月26日電

責任編輯:武卓立
中国熟妇hd性free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