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以史為鑒:中華文化的重要特質
發布時間:2021-07-26 09:23 星期一
來源:學習時報

在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中,“以史為鑒”是一以貫之的。中華民族向來重視歷史,重視從歷史中汲取經驗教訓,因而也就非常重視記述歷史。中華文明之所以是世界幾大古代文明唯一沒有中斷的延續下來的文明,與中華民族始終重視歷史、重視歷史記述有直接的關系。因為史學是文明的載體,史學沒有中斷,文明就生生不息、綿延不絕。

“以史為鑒”的思想因素在中國最古老的文獻典籍《尚書》中就已經出現了。《尚書》是商、周王朝的訓誥和追述古代的文獻匯編。《尚書·多士》中說:“惟殷先人,有冊有典。”說明商朝已經出現了歷史典籍。《尚書·召誥》中告誡周人:“我不可不監于有夏,亦不可不監于有殷。”意思是要從夏、殷的滅亡中獲得鑒戒。“監”與“鑒”通。“監”的繁體是“監”,其本義是人的眼睛看器皿中盛滿的水,即通過靜止的水,反照自己,看清自己的模樣。《尚書》中表達鑒戒之意,用的都是“監”,如“人無于水監,當于民監”“予惟不可不監”等。后來有了金屬的鏡子,于是人們逐漸棄用“監”,而改用“鑒”字。“鑒”的繁體是“鑑”或“鑒”,也就是說,反照的中介由“水”變成了金屬,本質上還是觀照之物。《詩經·蕩》曰:“顛沛之揭,枝葉未有害,本實先撥,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意在提醒周人要注意殷代滅亡的教訓。

中國歷史上強盛時期,當政者往往重視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把歷史當成一面鏡子。秦亡漢興是二三十年內發生的歷史巨變。劉邦作為勝利者,他本人都很疑惑,為什么強大的秦朝這么快就土崩瓦解了?為什么在楚漢戰爭中軍事實力更強大的項羽失敗了?他讓儒生陸賈為他找到答案,說:“試為我著秦所以失天下,吾所以得之者何,及古成敗之國。”陸賈論述了歷代存亡的原因,寫了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嘗不稱善,左右呼萬歲,號其書曰《新語》”。歷史總結對西漢政治產生了積極的影響,促進了西漢初年生產的恢復和發展,有效地穩固了西漢的社會形勢。

司馬光主編的《資治通鑒》,原名是《通志》,記述歷代君臣事跡。《資治通鑒》的內容有這樣的特點,即“專取關國家盛衰,系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這樣的內容和撰述旨趣,使宋神宗大為感動。他為該書寫了序,并賜名“資治通鑒”。在序中,神宗對史鑒思想作了進一步闡釋:“朕惟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故能剛健篤實,輝光日新……詩云:商鑒不遠,在夏后之世。故賜其書名曰《資治通鑒》,以著朕之志焉耳。”“君子多識前言往行以畜其德”出自《易經·大畜》。可見,宋神宗的史鑒思想是對古老的殷鑒思想的繼承和發展。

不僅執政者從朝代興替、歷史盛衰的角度強調“以史為鑒”,歷代士人也是如此主張。孔子說:“殷因于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司馬遷說:“述往事,思來者。”直至清代的顧炎武,仍然提出:“夫史書之作,鑒往所以訓今。”這些論述,都涉及歷史、現實、未來的關系。就是說,研究歷史是為了了解現在,以更好地認識未來。

“以史為鑒”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行的。因為歷史是既往的現實,而現實又是未來的歷史。歷史是活的、生動不已的,是在時間線上展開的,歷史、現實、未來并沒有一條截然劃開的鴻溝。歷史總是在一個個因果鏈條中變動的。《周易·系辭》說的“彰往而察來”具有充分的邏輯根據。“以史為鑒”已經深入到中國的文化血液中,是最能體現中華文化基因的重要內容之一。

那么,傳統的“以史為鑒”包含哪些內容呢?史的內容非常豐富,可資借鑒的東西自然很多。從古人的論述看,可以歸納為兩個方面,一是治世,一是修身。就如劉知幾說的:“茍史官不絕,竹帛長存,則其人已亡,杳成空寂,而其事如在,皎同星漢。用使后之學者,坐披囊篋,而神交萬古,不出戶庭,而窮覽千載,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由斯而言,則史之為用,其利甚博,乃生人之急務,為國家之要道。”這里區分“生人”“國家”,意在說明歷史對個人修養和國家治理均具有重要作用。中國古代總是把“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看作一體,修身的目的在于治世。

傳統的“以史為鑒”蘊含著對歷史的敬意,包含著深沉的憂患意識。這在《周易》中即有明顯的表現。《周易·系辭》中說:“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系于苞桑。”“《易》之興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傳統的“以史為鑒”還特別強調民心向背、民眾利益。《周易·系辭》:“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這句話對司馬遷影響很大,他在史論中反復闡釋這個觀點:“承敝易變,使人不倦,得天統矣。”也就是說,針對弊端進行變革,判斷變革成效的最高標準是老百姓是否得到好處。

對于如何“以史為鑒”,我們的先人也有很好的論述。司馬遷說:“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鏡也,未必盡同。帝王者各殊禮而異務,要以成功為統紀,豈可緄乎?”“緄”與“混”通,混淆的意思。這是說,生活在當今社會,之所以記述古代的道理,為的是以歷史為鏡子對照自己,不是要以今法古。治世者需根據具體情況采取不同的措施,以成就功業作為原則,怎可古今混淆不分?申而言之:歷史經驗可以借鑒,但不宜簡單地照搬。王夫之的論述更加具體深入,他說:“得可資,失亦可資也;同可資,異亦可資也。故治之所資,為在一心,而史特其鑒也。”意思是成功值得借鑒,失敗也值得借鑒,相同的經歷可以借鑒,不同的經歷也可以借鑒。歷史不過是一面鏡子,關鍵是治世者從此鏡中用心悟出道理,取得教益。

“以史為鑒”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一個重要特質,也是中華文化的優秀傳統。在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征程中,它依然富有生命力,依然是我們獲得不竭智慧的重要源泉。(周文玖)

責任編輯:劉策
中国熟妇hd性free国语